用户名: 密 码: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经济学 >> 中国经济 >> 内容

微信红包在微信营销中的特点分析

时间:2020-2-23 9:57:12 点击:102

微信红包能够迅速从众多网络红包中脱颖而出,自然有其吸引众多用户的魅力。分析微信红包的特点是打开其魅力之门,沐浴微信红包“光芒”的入口。

1、新颖便捷

微信红包是传统文化与现代技术相结合下的新事物。网络技术发展迅速,越来越多人每天的状态都是“机不离手”,节日问候和日常交往中,单纯的微信、短信文字语言已经不能满足网络时代用户的需求,人们希望以一种更简单更有效的沟通方式实现交往,适应快节奏的生活。微信红包在人们迫切改变固定节日交往模式的呼声中出现,在继承和发展传统红包文化的基础上,改变了红包的发放模式,是一种全新的红包收发体验。

一款产品若要最大程度的吸引最大范围的目标受众,应该具有普适性,操作便捷,准入门槛较低。挖掘潜在用户,不断增强用户粘性,产品自身特点应该契合随着时代进步不断成熟的受众心理,受众不愿浪费过多时间学习产品操作的复杂程序,他们更容易接受操作简捷的产品,因此产品本身的简单操作至关重要,便捷的操作程序,易学易用,是取胜的法宝。

微信红包的简易操作对其增强用户使用的忠诚度发挥了不可忽视的重大作用。用户只需将微信钱包功能绑定一张有效的银行卡,按照微信派发的程序操作即可。从微信红包的具体操作步骤上来看,分为两种发送形式,两种发送操作步骤均简单方便。1.派发普通等额红包,进入用户对话交互界面,点击发送红包,输入单个红包金额和个数(聊天对象界面为个人的微信红包不需输入红包个数),群红包的红包个数可以等同于群成员的人数也可以小于或者大于群成员的人数,红包“封皮”选择输入祝福的语言或者调侃的话语,点击发送,收取红包的个人可以获取金额相等的红包;2.派发拼手气群红包,拼手气红包只能在微信群里发送,基本操作步骤和方法与普通等额红包基本一致,输入红包的个数与总金额,微信群成员拆开红包,系统自动将红包总金额分配成输入的总个数,每个红包的金额不相同,个人是否收到红包或者收到红包的金额大小全凭自己的“运气”,收到的红包金额直接存入微信钱包或者提取到绑定的银行卡,可以直接用于个人微信红包发送或微信支付的需求。这两种微信红包的操作方法与操作界面简单、简洁、易懂,用户可以在短时间无师自通,或者经人稍加指点即可学会,并且熟练掌握操作方法。这种简易操作能够表达多层含义,新颖独特。

2、趣味社交

微信红包生而具有一定的社交性,也在实践着其社交功能。微信红包的社交性是搭建在微信这一社交软件的传播过程之上的。以自我为中心,微信中的传播对象除了复制现实生活中的交际圈子人群以外,另外还有一小部分人是通过附近的人、摇一摇等功能关联起来的,这构成了微信中以强关系为主,以弱关系为辅的新的网络交际圈子,可以说微信红包传播交往中的社交范围通过微信这一社交工具延伸到了全部的物理空间,物理距离的远近不再是限制交往的条件。微信红包传播过程中的人际交往不同于其他交往方式的“中规中矩”,趣味性、娱乐性是其社交过程的直接体验,尤其是微信红包传播过程中形成的互动游戏“抢红包”现象,是否抢到或者抢得金额多少完全“拼手气”,收到红包的个人,出于礼尚往来的中国传统观念,很可能成为下一个派发者,让“抢红包”游戏持续进行下去。这种游戏性的交往一般会带来身体或者心理上的刺激,具有很强的娱乐性。现实生活中,地上的一角钱根本激发不了很多人的热情捡起放到钱包,但是这一现象挪到微信红包群中呈现的却是截然相反的状态,为了几分钱大家就可以“抢”的热火朝天,这两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原因何在?只因一个“抢”字趣味性十足,契合个体休闲放松与娱乐消遣的心理,抢的不是钱,而是心情,其最大的乐趣是“看谁的手最快”、谁抢了多少钱,手气如何等,这是典型的“找乐子”行为,而随机算法也助力微信红包的趣味性,削弱“抢钱”的功利性。并且单次收发微信红包有其上限——200 元,在无巨额财产损失的后顾之忧之时,人们把人际交往过程中的注意力转移到“抢红包”的娱乐趣味性上,缓解工作生活的压力,增加生活的乐趣。

建立不同的抢红包群,家人群体组成家人群,许久不联系的同学、朋友又重新联系起来,组成不同的同学、朋友群,红包金额的多少不是大家最在意的,联络感情才是重点,大家以微信红包调动气氛、打开话题,谈生活,谈工作,在轻松愉快的氛围中加深对彼此的了解,为社交开路,为感情增温。

3、利益鲜明

沿袭传统春节红包,微信红包发送的不只是祝福,也是实实在在的金钱,涉及到金钱,自然会涉及到物质利益。微信红包的利益性体现在企业和用户两个主体上。

从企业利益的角度来说。这里的企业主要是指结合具体的场景,运用微信红包进行营销活动的主体,这不是本文章研究的对象,因此对其只做简单介绍。企业借助微信红包进行营销,如春晚期间微信携手众多品牌赞助商向大众发放“摇一摇”“红包雨”,主持人引导春晚观众参与微信“摇一摇”,用户即会收到名为“某某企业给你发了一个红包”的提示,通过分享若干个好友之后红包金额自动存入自己的账户。这一过程对企业来说,通过不多的金钱宣传了自己的品牌,

在微信裂变式传播中收获了品牌宣传效益。从微信用户个人利益的角度来说。美国社会学家霍曼斯提出了社会交换理论,他认为“社会互动过程中的社会行为是一种交换行为,这种交换不仅包括物质商品的交换,还包括赞许、荣誉或声望等非物质的交换。”

微信红包用户之间使用微信红包的过程不仅包括了物质金钱的交换互动,也包括了精神上的交换。在收发红包的过程中,不仅有获得相当数额金钱的可能,而且也会附带精神上的满足,收到红包获得金钱自然开心,另外,看到别人点击领取自己发送的红包又会获得被尊重的感觉,产生被认同、认可的感受,成就感油然而生。因此,微信红包在用户之间的传播,无论是在物质上还是在精神上都有使用户产生满足的条件,使用户获得一定的利益。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在线咨询:(有事点这里代写咨询客服一号) (有事点这里代写咨询客服贰号) (有事点这里论文代发咨询三号)
  • 慧丰论文网、惠丰论文服务网,唯一官方网站--在职硕士论文、党校硕士论文(www.m5a.org) © 200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verved.
  • 慧丰拥有版权